2019年七月
« 6月    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  

5年医改获重大成绩:全民医保惠农村 异地报销不再难

這5年來,醫改取得重大成績,築牢瞭覆蓋13億多人口的基本醫保網,實現瞭建立分級診療制度、取消藥品加成等重大改革突破,初步完成瞭搭建醫改 四梁八柱 的階段性任務。取消藥品加成,推行藥品流通 兩票制 和高值醫用耗材陽光采購,切實降低虛高價格,完善短缺藥品供應保障,讓民眾能用上質優價廉的藥品 這些變化,老百姓都有親身感受

如今看病不一樣

住院收到玫瑰花

◆ 趙 慧(化名) 河北省陽原縣 老師

說起得病,還得從2003年說起。那一年陪丈夫去北京看病,順便檢查瞭自己的身體,結果被告知得瞭風濕性心臟病。

當時醫生建議馬上手術。可是光手術費就要十多萬元,當時我一個月隻掙400多元,和丈夫的工資加起來還不到1000元,加上那時沒有醫保,根本負擔不起這麼昂貴的手術費,這還不包括檢查、藥物以及身體恢復所需的費用。所以病就這麼拖瞭下來,為此我也離開瞭一線工作崗位。

2015年,我又被發現得瞭子宮內膜癌。接受醫生的建議,我到北京協和醫院接受放療。復查時,醫生建議還是先做心臟手術,這樣會對癌癥的康復有幫助。所以我又輾轉去阜外醫院接受瞭心臟手術,萬幸手術很成功。

在這兩傢醫院住院的時候,我感覺醫生和護士都不錯,沒有感到平常人們說的那種醫患關系緊張。協和醫院放療科的醫生每次見到我,都很熱情,知道我身體不好,都是主動為我搬椅子、倒水。有時候掛不到號,醫生還主動為我加個號,讓我來醫院一次盡量把事情都辦完。護士也很好。

我記得有一個護士每次見面都笑嘻嘻的。放療前需要做一些調查,她都是喊完名字就主動走到病人面前,幫助病人填寫各種表格。還有一次放療時正好趕上 三八 婦女節,護士們抱進病房好多玫瑰花,我以為是送給某個護士的,結果卻分給當天住在病房的女病人每人一朵。這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收到玫瑰花。

現在看病容易瞭很多,尤其是醫保,解決瞭不少後顧之憂。以往到北京的大醫院看病,掛不上號是常事,現在都是網上預約,預約好瞭之後才到醫院。為治病,我前前後後花瞭30多萬元,醫保報銷瞭將近15萬元,給傢裡減輕瞭不少壓力,不然30多萬元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負擔。整個醫保報銷過程中,工作人員認真辦事,也能耐心解答問題,大傢都覺得舒心不少。

眼下,我感覺身體正在恢復正常,皮膚也變得越來越好,也不再有過去那種休息不過來的感覺。總的來說,現在看病越來越方便,醫保報銷覆蓋的范圍越來越大,報銷比例也越來越高。(本報記者 張一琪整理)

全民醫保惠農村

◆ 董雙全 湖北省洪湖市中醫院 藥劑師

生在湖北省十堰市白浪鎮農村的我,傢裡條件有限,對生病住院印象很深。

小時候,父親身體不好,生病住瞭好幾次院。醫院離傢很遠,父親一住院,傢裡的生活節奏立刻亂瞭套。更糟糕的是,高昂的醫療費用讓全傢人愁眉不展。那時沒有全民醫保,村裡大部分人看病都是自費,真是 看病難、看病貴 。傢裡因病致貧,本應屬於我的童年快樂煙消雲散,現在想起那些苦日子還有很多酸楚。

最近幾年我經常回老傢,發現村裡的醫療條件有瞭大改善。以前的衛生站和私人診所都沒瞭,在距離村子不遠的鎮上,建起瞭氣派的醫療衛生服務站,還配備瞭救護車,就診環境也變好瞭。

血吸蟲病是我們那裡的地方病,很多人深受其擾。去年過年回傢,聽說醫院對血吸蟲病提供免費檢查和治療,村裡好多人都去看病瞭。起初我還不相信,就叫上父親去醫院查看,結果發現真有專門掛號的地方,把身份證給醫生,馬上安排抽血化驗,真沒花一分錢。當天下午就拿到檢驗結果,父親的身體很好,一傢人頓時很開心。

前段時間,父親腰痛得厲害,傢裡人帶他去醫院檢查。醫生給父親照B超,說是有腎結石,不大,吃藥就能緩解。於是給開瞭5盒藥,一共250多元。對農村來說,這藥確實不便宜。好在傢人都參加瞭 新農合 ,能報銷40%,藥費一下子減去瞭100多元。父親打電話告訴我的時候很激動。

這幾天在廣州工作的舅舅回村。以前舅舅每次回廣州的傢一定會帶回很多藥。他在廣州生活壓力大,小傷小病能不去醫院就不去,能節省一點兒是一點兒。這次他卻不再買藥回去,因為現在醫保可以異地結算,在廣州買也一樣。

這些小事讓我很感慨,有對比才能感受到進步。國傢對於全民醫療體系的改善,確實下瞭不少功夫,我們都真真切切感受到瞭獲得感。我傢所在的農村再也不會有 救護車一響,一年豬白養 住過一次院,3年活白幹 的困苦和心酸瞭。(本報記者 葉 子整理)

異地報銷不再難

◆ 薑忠濤 中建二局 退休職工

2004年,我從單位病退,從北京搬到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居住。

由於患有糖尿病,為瞭開藥,我每個月都要開車跑到北京朝陽醫院。後來我辦理瞭醫保異地安置,在燕郊看病,每月的費用需自己先行墊付,到瞭年底集中全年的單據交到單位,由單位再轉至北京醫保經辦機構手工報銷,一般每次要一兩個月才能報銷回來。那時,我就有個夢想,什麼時候能夠像在北京看病一樣,直接刷卡就可以報銷呢?

像我這樣的情況,其實很普遍。由於燕郊地區生活成本較低,距離北京又近,所以這裡居住瞭幾十萬北京醫保人員。他們中既有退休者,也有在職職工,平時看病多選擇燕郊當地的醫院。但由於參保地在北京,在河北和北京醫保聯通之前,這部分參保人員在燕郊看病屬於醫保跨省異地就醫,需要先全額墊付,然後再走手工報銷程序。

能不能在醫院實現直接結算呢?為這事,我們去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打聽過。人傢回復說,北京與河北兩地的醫療保險在統籌層次、報銷標準、物價項目和收費票據等方面均存在差異,實現異地就醫持卡直接結算存在諸多困難,基金跨省監管也存在難度,所以即時報銷暫時還實現不瞭。

從全國來看,這個更是普遍現象:很多老人隨著兒女的遷移離開故土,還有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選擇到海南、雲南等風景秀麗、氣候宜人的城市置辦房產,安度晚年。但由於他們在原籍所在地參加醫療保險,在居住地就診所發生的醫療費用報銷就成瞭問題。估計這樣的問題解決起來的確很困難,慢慢地我也就不再為此焦慮。

沒想到沒過多久,就聽說瞭一個好消息: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的推進,京冀兩地人力社保部門在全國率先簽署跨省醫保直接結算協議,燕郊的醫院與北京醫保系統順利聯通。

今年1月5日開通異地即時結算首日,我便興沖沖來到燕達醫院,拿著社保卡一刷,看病化驗、藥費等有關數據便直接上傳到北京市醫保中心實現直接結算。今後看病再不需要攢單子、拿回北京遞交單據,長時間等待報銷。結賬時隻付自己應付的部分就可以瞭,醫保報銷的部分則由醫保部門和醫院之間結算。如今看病可真是太方便瞭!(本報記者 賀 勇整理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